轻步调

no zuo no shi

【KK】定向性饥渴

火车丧得不行:

[病态·有刀有糖]打工仔51X肌肤饥渴244
AU/KT年下/自行避雷


1


没有什么比眼看着情侣在自己眼前分手更尴尬的了。


站在柜台里面的堂本光一如是想。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便利店里除了自己,就只有不远处货架之间的一男一女。


可以说是郎才女貌了,女孩子打扮精致可爱,男人长发微卷着装时尚艺术气息十足。他们两个一副热恋中的黏糊模样,从进店开始好像就一直牵着手,从来不曾分开过。


但是他们在吵架,女孩子很明显是喝醉了,她的声音极大又充满无理取闹的调子。


“别碰我!”她用力甩开了男人的手,踉跄了一下扶住货架站稳了脚歇斯底里的大吼,“堂本刚!你让我恶心!我恨透了你这天粘着我了!我们分手吧!”


然后她跌跌撞撞地走了。


那个叫做堂本刚的男人没有追,他静静地站在原地,也并没有尴尬的表情,很平淡地笑了笑,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随手从货架上拿了一条能量棒,来到柜台前放在光一面前。


光一装出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扫了码低声说:“一共是324元。”


男人低头从钱包里拿出不少零钱,却没有放在付钱用的小盘子里,而是整齐的码在了自己的手心上伸到光一跟前。


光一看了他一眼,轻轻地从他温暖湿润的掌心捡走了那几枚硬币,机械化地重复着:“收您350元,找您26元,这是找零和收据……”


递过去东西的时候手指被男人抓住了。一股温暖的感觉从指尖蔓延,光一打了个哆嗦,强忍着没来由的心悸一下子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抱歉。”男人冲他歉意地笑笑,把零钱装回钱包里,刚要迈出步子却身形猛的一晃倒了下去。


 


 


2


原来喝醉的不止那个女孩子而已啊。


或许刚才他没有追出去,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无法负荷奔跑吧?


光一冲出柜台扶起那个男人的时候这样想着。


“抱歉……有点……站不起来了。”男人有点狼狈地闭着眼睛苦笑着。


虽然是秋天,但是他穿的很薄,光一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他的皮肤散发出来的温度,还有好闻的、很适合他的淡淡香味。


看起来要比自己大五六岁的男人虚弱地靠在自己怀中,冷不丁升起一股奇异的怜惜感觉。


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吧……


看着不断颤动着的长睫毛还有微张的嘴,光一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个人……简直太符合自己的胃口了。


“我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不如……送你回家?”光一提出了请求,嗓音发干发紧有点沙哑。


“……唔……虽然有点失礼,但是……”男人睁开眼睛,“我可以在你家借宿一夜吗?”


“啊?”


应该拒绝的,自己应该拒绝的,但是看着那双半含忧郁的眼睛和他布满轻愁的脸庞,光一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3


下班之后,两个人肩并肩走在街上。


似乎是因为醉酒,堂本刚走路不稳,时不时地会忘光一身上倒。到最后光一也看不下去,干脆搂住了他作为支撑,两个人倚靠着一起向前走。


“抱歉……有点丢脸呢。”刚低低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醉意中带着醇香,光一听着听着也觉得自己好像醉了似的,“被女友甩了……我也没处去了。”


“房子……”


“她租的,房租我来付,生活也是完全我来负责……啊,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呢。”刚笑着摇了摇头。


光一眉头微蹙,不知为什么有些不乐,闷闷地问:“明天她酒醒了肯定会后悔吧?”


“嗯……大概吧。不过,分都分手了,回头是不可能的。我也看出来了……你也能看出来吧?她有多讨厌我。”


“嗯……是说,粘人?”光一回想着刚才的吵架内容小心翼翼地问。


谁知道刚却很爽快坦然地回答了:“我有肌肤饥渴症的。要是没有人触碰……会发疯的。”


“……诶?”


“嗯……所以啊,女孩子不必工作,我也是卖画挣钱养家的。才一个月而已,大概是厌烦了吧。”刚自嘲地笑了笑,“说我像个女人似的,大概很恶心吧。”


一点都不!


光一想要这样说。


实际上,他还挺喜欢这种属性来着。作为刚刚成年没多久、还没交过男朋友的闷骚宅男,当然也有过幻想。有一个年上的、温柔的恋人,很粘人、很依赖自己,又能够照顾跟陪伴自己……


而刚简直就像是为自己的理想而生的一般!每一条都特别符合!


要不要就这么发展一下呢……?毕竟现在自己也算是有机会了吧?


“嗯……那个,刚君,要不……暂且在我家住下吧?”


 


 


4


一切的发展都是那么诡异。


迅速到诡异。


光一躺在床上,感觉喝醉了的应该是自己。为什么大脑有点转不动了呢?


现在正以热恋中的情人般亲昵的姿势躺在自己怀中的……真的是那个自己刚刚认识了不到两个小时的人吗?


“光一君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因为醉酒而变得黏糊糊的声音撒娇似的,刚困倦地打了个呵欠,拉拉被子又很细心地抬起身子帮光一把后背地方的被角掖好,然后才躺回去小声说:“晚安。”


“哦……晚安……”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是不是自己再大胆一点,21年来的处男身都能摆脱了?


……还是算了吧,进展那么快根本就不像在谈恋爱……


不过说起来,这个人抱起来真舒服呢。


平时睡觉就有抱着枕头的习惯,现在枕头变成了个大活人,光一不仅没有不习惯,反而还觉得舒适无比。


要不明天陪他去收拾东西搬家好了。好好培养培养感情,这么好的交往对象可不能错过啊!


 


 


5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光一就看到昨晚自己带回家的男人正很认真地注视着自己。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光一几乎能够闻到他呼吸里面还带着的淡淡的酒香。


“光一君……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


光一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


“我们要不要试试看在一起?”


“诶?!”


 


两个小时之后,吃完了刚做的爱心早餐的光一跟他手挽手走在路上帮他搬家。


怎么感觉……事情完全被刚所掌控呢?为什么自己觉得自己完全是被控制的状态呢?


光一很疑惑地思索着。手臂传来他温柔的力道跟体温,歪头向身边看去,光一又立刻正过脑袋乖乖看路,耳朵尖渐渐红了起来。


不是在做梦吧……简直就像泡到一个从天而降的免费男神一样……


“光一,我们到了哦。”


温柔的嗓音叫着自己的名字,光一的耳朵更红了,他嗯地答应了一声,感觉到刚的手臂渐渐离开了自己的臂弯,转而牵起了自己的手。


只是轻轻地、像是孩子似的勾着食指,但是心脏跳动的更快了。


 


 


6


果然那女孩子后悔了。她可怜兮兮地哭泣着忏悔着自己昨天的过分言论,但是刚始终很温柔地笑着,事不关己地收拾东西准备搬走。


听着女孩子描述他们之间曾经的幸福时光,站在一边的光一整个人都跟吃了泡了一百年醋的酸梅子一样,从里酸到了外。


收拾着东西,刚也会时不时跑到自己身边很大方地拍拍肩膀或者拉拉手臂,仿佛那样做了他才能安下心来一样。


这让光一的心情好了不少。


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女孩子突然尖叫了起来:“怪不得你要离开我!原来是有了新的姘头!你这个恶心人的同性恋!!”


刚动作一僵,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收拾东西。


“怪不得你不碰我……原来是根本不喜欢女的,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你这个欠干的……”


女孩子话没说完,光一上前一把拎着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的拎了起来脸色铁青地喝道:“给刚道歉!”


“光一,没事的。”刚来到光一身边,从后面慢慢地单手搂住了他的腰,“我不在意……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光一恶狠狠地将女孩子扔在一边的沙发上,然后帮刚拉起了他的行李箱,两个人离开了她的家。


出来吹了风光一才慢慢反应过来,原来……原来刚竟然没有跟那个女孩子有过亲密关系?


想到这里,他略微雀跃起来。


刚背着包慢慢地走在他身边,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绽开了微笑。


 


 


7


光一的生活过的很愉快。


刚简直就是完美的恋人了,一日三餐打理得很好,屋子也收拾的干净整洁。平时光一要是上课,他就会陪着一起,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光一听课记笔记的时候,他会偷偷地戳着他的腿或者是捏捏他的胳膊,有时候甚至会大大方方地摸到很不得了的地方……


他是真的非常喜欢肢体接触,只要条件允许,就会尽可能地贴在光一身上。


但是,当然,刚非常有分寸,只有两人独处的时候才会那么做。要是在外面的话,稍微用指尖碰一碰他的手背也可以略微缓解。


光一曾经注意了一下,最多十分钟,他一定要触碰自己一下,不然就会变得十分不安。有一次自己特意拒绝了他一起洗澡的要求一个人在浴室里多呆了一会儿,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一直听到刚在外面焦虑地团团打转,并且最后很急切地拍打起了浴室的门要求进去。


一开门,光一就被他扑了满怀。他的身上冰冷一片,脸色也难看的要命,直到接触到光一之后才稍稍有些好转。


光一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并不是现在那些小孩子们开玩笑说的肌肤饥渴症,他这根本就是病态的依赖症!


所以……有一个问题。


他跟自己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8


光一很认真地考虑着这个问题。


究竟刚是因为离不开人才选择了自己,还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格外依赖?


毕竟那天晚上他能找到的人只有自己。


而且,从自己开口搭讪的时候,他的一切就被刚牢牢地掌握在了手中,像是被他控制了似的,两个人在快的诡异的速度里确定了恋人关系。


心里有了疙瘩,亲密的接触也变得令人在意起来。


终于,刚注意到了光一的异样,他试探着趴上他的后背,原本已经完全习惯的光一却绷紧了身体想要躲开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应该问一问了。


但是先开口的却是光一。


“你是因为喜欢我而跟我在一起的,还是……因为你的肌肤饥渴离不开人,才恰巧选择我的?”


听着光一的问题,刚的心凉了下来。


“光一,你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觉得我不喜欢你吗?我对你不好吗?”


听出他声音中的哀伤,光一有些愧疚。


当然好,刚做到了他能想象的一个完美的恋人所能做到的一切,他能够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感受到关切跟温柔,但是……


越是这样,就越是在意。越是无法接受风险。


如果最后发现他仅仅是因为肌肤饥渴而跟自己在一起、而对自己这么好,那真是太可怕了。


“证明给我看吧。”光一推开他站了起来,“我出去几天。你要是受不了的话,就走吧,去找别人触碰。要不,就等我回来。”


他不忍心看刚绝望的表情,转身冲出了家门。


 


 


9


其实光一并没有想要离开多久。


他离开的时候是上午九点钟,出去逛了一圈找了个书店坐下,他打算看看书、下午就回家去。


六个小时,只要刚能够度过这六个小时,自己就什么都不想,安安心心的跟他在一起。


光一这样任性地想着,却没有想过自己这样对刚有多么不公平。


下午下起了雨。


他蓦地想起,刚好像也很害怕打雷,于是犹豫着看了看时间,起身想要回家去。


但是这个时候,刚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刚,你……还好吗?”


电话那边是细细的喘气声。光一等得心慌,正想开口追问,却听到了刚虚弱至极的声音。


【扣酱……你爱我吗……】


一股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光一强自镇定垂眸眨眨眼睛:“爱。”


正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才接受不了任何偏差和刺激。


【啊……太好了……那就好。】


那边突然响起了极大的碰撞声,光一吓了一跳,立刻抓起包就冒着大雨往家跑去:“刚!刚你没事吧?那边怎么了!刚!”


但是再也没有人回话了。


 


 


10


冲进家门之后光一心急火燎地甚至来不及脱鞋就挨个屋子查看起来。


在卧室里,他找到了刚。


自己的枕头、自己的衣服被他抱在怀里,上面沾着斑驳的血迹。


双臂、双腿甚至还有脖子的地方都被抓挠出了刺目的血痕,刚蜷缩在床角落的地方,脑袋靠着墙壁,无声无息。


“刚……”


嘴唇剧烈地颤抖起来,光一立刻冲过去将他搂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探了探鼻息,这才猛地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


不过随即他就看到了刚额角青紫发乌的淤痕,也终于知道刚才那声巨响从何而来了。


他撞了墙。


抱着自己的枕头跟衣服并不能缓解不安和焦虑,他哆嗦着抓挠着自己想要遏制住渴望,最后……最后给光一打了电话,然后用那么傻的方式做了逃避。


光一立刻把他抱上床并且叫了急救车来。


一路跟到医院,等着他身上的伤口都消毒清理并且包扎好、头上的伤也检查没有大碍之后,光一可算是放下心来,淋了雨的寒冷加倍翻上来,他立刻打了个喷嚏。


但是他连离开刚去喝口热水心情都没有,就那么直愣愣地陪在他床边看着他无知无觉的样子,心里充满了内疚和自责。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个笨蛋!直接打电话叫自己回来不就好了!就那么撒娇一两句,根本就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他握住了刚的手轻轻地摩挲着。


“快点醒来吧……我们好好的……”


 


 


11


第二天,刚醒来的时候看到光一第一句话就是:“已经多少天了?”


光一气得差点没上去打他脑袋。


刚怯怯地看着他脸色铁青的模样,试图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中抽出来。


但是光一并没有给他机会,他把刚的手握得更紧,起身侧着坐在床上硬邦邦甩出一句:“别想让我放手了。”然后干脆伸手把他整个人都圈在怀里。


刚有点不好意思地抬眼看看四周,发现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这才放松身体靠在光一怀里,又觉得脑袋眩晕起来。


“你撞的太狠了。医生说这两天可能会头晕不舒服。”光一埋怨地说着用力捏住他的脸颊,“打电话叫我回家就那么难吗?”


“我……我没有……”刚撅着嘴揉着发红的脸颊讷讷地说,“我也想试试,试试看能不能变回正常人……”


光一见他情绪又低落了,连忙小心地绕开被包扎住的地方用力搂了搂他:“没关系的,Tsuyo本来就是正常人。”


“真的?可是……”


刚可是了半天都没可是出什么来,反而很期待地满眼亮晶晶的看着光一。


光一当然懂的,他亲亲刚的额角说:“没有可是。而且,就算是病……我也已经被你传染了。”他拉着刚的手捏了捏,“我陪你一起不正常,凑成一对,不是正好么?”


“真的?”刚在眩晕中闭上眼睛晕乎乎地问,“嗯……扣酱没有不情愿吧?”


“没有。”光一见他难受,立刻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平在床上,“而且我可是刚限定的肌肤饥渴哦。所以……乖乖休息快点好起来吧。”


“嗯~”


 


 


12


刚很快康复出院。


然后他发现,光一好像变得比自己还要严重一些……


自从确认了心意之后,自己的症状反而减轻了些,要是一时接触不到,只要想想光一说过的话,或者抱抱他的枕头或衣服也能够安心下来,但是光一好像不太一样……


自己做饭的时候,他会从身后黏上来考拉抱树一样抱着,自己画画的时候他也要坐在旁边赖兮兮地搂着自己来回乱摸,吃饭的时候更不用说,刚出院那会儿有几餐他甚至是抱着自己吃的,甚至上厕所都要死皮赖脸地跟进来……


这样真的好么。


“你就那么喜欢Unko吗混蛋扣酱!”


“唔……Tsuyo的Unko跟别人的Unko不一样,我不喜欢别人的Unko。”


“有什么不一样的啊喂!”


“Tsuyo很可爱嘛,Tsuyo的Unko肯定也很可爱。”


看着某人一脸理所应当,刚忍无可忍地一脚把他踹出了卫生间。


这已经不是肌肤饥渴了是变态好嘛!!


刚解决完个人问题之后出门,看到光一蹲在卫生间门口可怜巴巴地抱着膝盖看着他。


唉……没办法,这反差萌实在是抵挡不住啊!


刚伸手揉了揉他的一头短毛:“走啦。”


“嗯!”光一欢快地应了一声,站起来噌地窜到刚身后又黏到了他身上。


 


 


13


刚也曾经说过他小时候的事。


重组家庭,没什么关爱和照顾,他原本是非常爱撒娇也是非常依赖别人的性格,但是家庭注定不能给他这种依靠。


小时候还好,朋友之间拉拉扯扯没什么。但是长大之后就渐渐会让人觉得奇怪了。


那时候刚有个很好的朋友,他天天都跟他同进同出,但是后来却被对方家里觉得他们在谈恋爱,所以硬是把那男孩子送出了国。那个时候刚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病态到了不接触什么人就会心慌甚至晕厥的状态。然后他开始交女朋友。女朋友,男朋友,能够受得了他的人几乎没有。


然后他遇到了光一。


等到知道了这个人确实是真心实意地疼爱他之后,困扰了刚十几年的病症才渐渐淡去。


“如果我早几年认识你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光一正趴在刚后背上,而刚则一边画画一边跟他聊天。


刚涮了涮笔不在意地笑着说:“没关系呀,现在扣酱在我身边就好了。以后扣酱也会一直在吧?”


“当然。我要一直在Tsuyo身边才行。”


 


因为,出于“爱”的肌肤饥渴,是永远都治愈不好的病症。


===============================


看着大家都让我好好休息,那我就回来发文了!(bushi


这篇其实点梗有不少人要看,写的时候也写的挺早得了,好像是在那个孟乔森综合症之后写出来的,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发……我也不记得了233333


病态系列都是AU的请不要当真,也不要用专业知识来跟我说什么什么的……因为我不懂啊我就只能自己瞎JB乱设定了hhhhh


我知道你们说的肌肤饥渴是小年轻谈恋爱黏黏糊糊的那种,然而我这是病态系列啊怎么可能傻白甜呢(bushi


所以其实吱呦在这边并不是完全的肌肤饥渴而是比较像心理上的依赖吧……所以在知道大爷是真的对他好之后会有症状减轻。


反倒是想看人Unko的大爷!喂!注意一点影响!


然后就是……那篇《什么鬼游戏》的存稿不知道被我弄到哪里去了……ORZ反正狐狸我是不会阉的,大家就当它完结了吧hhhhh

评论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