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步调

no zuo no shi

骨肉之躯 1-END

光荣与鱼子酱:

光一老师生日快乐!


KinKi Kids Forever!


感谢两位从新年伊始就开始猛塞糖打强心剂!希望今年也是团活满满的一年XD


今年也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




当堂本刚接到经纪人的电话时他正在试图把最后一支玫瑰插进花瓶里。


空出来的一只手接了电话,另一只手仍然在摆弄着花朵的造型。




使用的材料是之前因为工作而搁置在一旁的百合花,应是无瑕的雪色花瓣现却已被病态的萎黄点点染指,蜷缩起的末端有气无力地垂向地面。


而唯一的一只玫瑰是花店老板好心的附赠,绽放的艳丽姿态如今也到强弩之末,徒留下的红色身影像是凝固的血液结痂在空中。




这样把玫瑰放进去,会不会太突兀。




刚如此思考的时候,电话那边的经纪人沉吟了一会儿接着缓缓说道,“虽说骨折和轻微脑震荡之前也有发生过,但考虑到从这次公演初的时候光一桑的身体状况就很糟糕。现在回到东京住院,他不让我告诉您,但是状况真的不是很好,考虑到接下来一起的工作…”




插进花泥的力气过大,忘记清理的花刺狠狠地扎进手里。




刚暗自叫疼一声。


“刚桑?”经纪人连忙问。


“我没事。”刚打量了下伤口,花刺虽小但刺入的力度极深,血一点点渗出掌心,他没有理会。接着又修正了一下玫瑰的位置,“所以呢,光一在哪家医院?”


“诶?刚桑要过去吗?”


“放心吧,我不会出卖你的。”刚保证说,“辛苦你了,我会好好劝他的。”


经纪人报了医院的地址,再次强调了隐藏消息来源的重要性。


“他不会吃了你的。”刚修剪了花刺,玩笑话地回覆。


“他会的。”上任不久的经纪人想了想说,“我觉得和刚桑有关的,光一桑会的。”




挂了电话刚正准备处理伤口,却发现已经没有流血了,扭扭曲曲的伤痕像一只面包虫在掌心蠕动,不痛不痒。


抬头打量花费一上午插花的成品,发现最后添上的玫瑰竟与自己掌心的伤疤如出一辙,仔细看看那暗色的花朵更像只巨大的水蛭,安静地蛰伏在百合丛中伺机捕食。




红是红,白是白,添上去看起来像是伤疤,摘下来却又像是缺口。


白是心脏,红是被寄生的心脏。




可能是郊区的别墅寂静得太可怕,室内流动的空气都听起来像是恼人的噪音。


抑或是今天阴郁的天气太压抑,窗外粘滞的乌云酝酿着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向来自持心静如水的堂本刚此刻却是烦躁的不得了。




感觉像是手掌中的面包虫顺着袖口爬到了胸腔,皮肤若有若无的触感将身体刺激得一阵一阵的发麻。


鱼缸中偶尔传来换氧的泡泡声,破碎在空中的每一个声音像是子弹炸开在大脑。


砰,砰,砰。




若是对面有镜子,自己肯定都会被现在露骨的眼神吓到。




他现在需要某种解药,就如同过度呼吸发作时需要那只帮助呼吸的纸袋一样。


这是来自他自己身体的指令。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看见光一的背影,微微蜷缩着身子面向着窗子睡觉。


田中是个能干的经纪人,却不是个靠谱的照料人。刚挂电话前有强调把窗户透点缝隙,光一一向不太喜欢中央空调闷热的暖气,再加上洁癖习惯在医院更是要求室内通风。而田中显然把“缝隙”理解成了更大的角度。




本来就是缺乏血色的脸孔在受凉之后更显得像瓷器一样发白,肤色愈显的白,疲乏导致的黑眼圈与浮起的青筋愈发明显。明明是世人评价像瓷娃娃一样漂亮的一张脸,现在却是满满的脆弱。


刚拢了拢光一的被子,应该是睡得不深,从少年时代就是这样,这家伙一被其他人碰就潜意识地把身子绷得很紧,露出防备的姿态。




像猫一样。




随即光一便醒了,半眯着眼翻过身寻找人影。


“Tsuyoshi?”


“是我。”刚拢好了被角拍了拍他的手臂。




摸到的肌肉触感瞬间柔和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光一问。


刚拿了张椅子放在床边坐下,又从包里掏出一袋鲷鱼烧,不理光一的问题自顾自的吃起来。


“是田中那家伙吧。”光一盯着红豆馅的鲷鱼烧,挠挠头发恍然大悟说。


“不要小看了我的情报网。”新鲜出炉的点心有些烫,刚把食物囫囵吞枣地把食物吞下,含糊不清地说。


“一定是田中。”光一笃定的说,之后又伸出手说,“我也要吃。”


刚白了他一眼,“等我吃完馅。”又从袋子里拿出一支未沾糖浆的烤年糕递给光一,“你先好好吃这个。”




交递食物时,那股头皮发麻的感觉又来了。




交出物品,接过物品,只要谨慎一点,连指尖都碰不到。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光一的手指却轻轻滑过刚的掌心。


三点五秒,从姆对掌肌到小指短屈肌。


明明只是蜻蜓点水的接触,但心中霎时间却是波澜万丈。




“那个男人总是热衷于犯规。”那一瞬间刚很绝望的这么想。




十代少年懵懵懂懂,一切的肢体接触都可以都由青春年少光明正大的糊弄过去。


二十代青年情窦初开,仿佛是要传达已经是个立派的大人这样的信息,不得不在公众收敛起强烈的亲密接触,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光一这样那样的小动作就越来越多。


如今三十代已经成为真正的成熟男人,而两人的默契也能做到完美的不谋而合,合到光一什么时候会做什么事情刚都能猜到。




光一从自己手里接过东西的时候会划过自己的掌心或是在手背多停几秒。


光一在一群人挤着坐的时候会把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光一唱high的时候会凑来摸摸自己,拍拍屁股。




每一次这样的犯规,每一次刚都感觉心脏被比面包虫更危险的寄生水蛭狠狠地咬了一口,毫不留情的,汲取着自己的血液。


直到他无力招架为止。




三下五除二地解决完了烤年糕,光一一脸无聊地看着刚,用夸张的抱怨语气道,“我说,谁来探病是带鲷鱼烧和烤年糕啊。”


“我呀。”刚一脸理所当然的讲,指了指床头柜“我也有带花来。”


不知道是戳中了光一什么笑点,他在床上笑得不能自己,“谁探病送百合花啦,像是吊唁一样。


“还是我呀。”刚继续一脸理直气壮地讲,“象征着我真挚的祝福。”


“手怎么受伤了?”光一想起之前掌心的触感问。


“插玫瑰时不小心被刺到了。”


“玫瑰就挺好,怎么不带玫瑰来。”


“玫瑰只有一支。”刚解释道,“真的带玫瑰来探病也是够有奇怪的吧,你不会想只收到一支玫瑰的。”




玫瑰是那样一颗不堪的,被寄生的心脏,就让它藏在最深处吧。




光一凑近仔细看了看开始凋谢的百合花后继续笑着说,“这应该你插花的失败作品吧。”


“才不是。”刚否认道。


“我觉得是。”光一坚持肯定。


“真的才不是。”刚用强烈的语气和光一周旋。


“真的肯定是。”光一用更强烈的语气回覆。


最后刚以不理他表示投降。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率先开口的是光一。


“你今天心情不好?”


刚捧着茶杯,听言之后愣了一下又低头小抿了一口热茶。


“我没有。”像是小扇子一样的睫毛扑闪着缕缕水雾,遮住了眼瞳。


光一挑挑眉,回避视线,喝水,眨眼睛,都是刚撒谎的时候的惯有动作,不过他也不打算拆穿刚,又继续说,“没什么,就是你没继续反驳我我有点意外罢了。”


“可能是因为今天是阴天吧。”刚仍旧垂着眼盯着杯子,给了一个似答非答的解释。




刚知道他骗不了光一,那个人早已洞察了自己的一切,而又狡猾地偏袒着自己。


真是可恶。




“身体感觉怎么样了?”刚问。


“啊,我没问题的,休息了一下现在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光一模仿着搞笑艺人夸张的语气笑着说。




同理,刚骗不了光一,光一也骗不了他。




刚突然抬起手摸到光一肩膀后按了一下。


“痛吗?”刚面无表情地问。




刚知道那是光一最容易受伤的地方之一,实际上他几乎熟知了舞台剧会导致的身体每一处容易损伤到的位置。光一向来如此,若是一些无非紧要的小伤,他会像一只耍赖的猫一样,凑近自己要求顺毛;若是严重了,你问他他只会笑笑摇着头答完全没问题,回头在乐屋的洗手间里听见他换药时暗暗的呻吟声。


这份堂本光一式的温柔,是建立在他自己的隐忍之上。




对于堂本刚来说,这是毫无必要的啊,这样的温柔,无疑是掐住自己的心脏,让自己窒息。


求求你,直接杀死我吧。




光一没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龇牙咧嘴,抬头看刚不常有的阴沉表情才豁然明白。


刚今天不开心,是因为自己。




“…痛。”快速思考了一番诚实应该是正确答案。


“你知道痛就好。”刚虽然还是冷酷的表情,但手轻轻抚摩着刚刚按下的部位,“我还以为我的相方是机器人。”




“我跟医生谈过了,真的不严重,很快就能出院了。”光一解释说。


“骨折好了,肠炎呢?发烧呢?”刚看着光一的眼睛说,“你还要瞒着我?这世界上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如果哪天我变成了Kinki Kid,还是在八卦杂志上知道到的。”


光一没想到刚知道了他所有的病情,无所适从地道歉。之后手又覆上刚握着茶杯的手,像是安抚他一样再次轻轻的说,“对不起。”




带着丝丝凉意的手覆上来的时候,刚感觉体内的细胞都在沸腾,在喧嚣,以至于声音太鼎沸都听不清它们在讲些什么。




“你不要道歉。”刚败下气势来,低头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也不该生气的。”


“所以说今天刚君心情不好真的是因为我喽?”光一问。


“都说了没有心情不好。”刚吼了他一句。




“我真的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光一放柔了语气继续解释说,“你看,人的身体就是这样,骨头断了还会长回来,皮肤破了也总会自己愈合。而告诉你你会一直担心,我又何必增添你的烦恼呢。”


“为什么你不能增添我的烦恼。”刚问,“你之前讲过我的就是你的,那反之当然你的就是我的。”




请再多依赖我一些吧,光一,若是我的身体无法分享你的物理疼痛的话,那就用我的心来分担吧。那只以你为因,不断吞噬着我的心脏的寄生虫已经庞大得蠢蠢欲动了。




“若是痛苦的话,我就自己吃掉,之后变成unko,让刚无迹可寻。”


“你!”刚一时语塞。




“没关系的,就算是死在舞台上我也不介意的。”光一笑着说。


“我介意。”刚斩钉截铁地打断他,“我非常介意跟你手拉手死在舞台上。”这是多年前中居前辈的一个梗。


“所以刚君不介意跟我手拉手一起死吗。”光一倒是很准的找到了重点。


“这个我倒是不介意,但是我可不想死在舞台上,所以你也别死在舞台上,你给我好好的拉着手寿终正寝。”


“不要说死这样沉重的话题啦。”光一露出了一个嫌弃脸,“要说的话那就说我们是命运共同体。”




水蛭吞没掉了心脏的最后一片空余,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宣泄着同一个信息。


堂本刚不会让寄生虫得逞的。




“命运共同体的话,你就给我好好保重着身体,若是办不到好好为你自己活着,那就请好好为我活着。毕竟我说了这么多年Kinki Kids的‘我们’,我可不要一夜之间变成孤零零的‘我 ’。”刚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认真地说。




这是他在理智范围内的最后告白。


自己与寄生虫藏起来抗争就好。




幸而还没等光一反应过来,刚就收到了经纪人催促的电话,不等光一的回覆,刚甩下一句,“总之你这个笨蛋就好好养伤吧。”便离开了。






“为刚好好活着吗…”


光一出神地看着床头静静在伫立的百合花,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起身下床打开了花束的包装纸。




有一颗心脏在他面前跳动。


有另一颗心脏在他心里跳动,F1引擎最高转速被限制为18000转,而此刻现在自己的心脏转速一定就是18001转。




“为谁活着”这样的话题本来是无比沉重的,但死亡会让每个人变得诚实。




光一没有告诉刚的是,在他受伤濒临昏迷时,头脑却意外的清醒。身体本能的对病痛死亡的反应,激起了他对活着的思考。


他的亲人,父母,若是他不在了,万幸还有姐姐能照顾。


他的朋友,没有任何人是一座孤岛,而一座孤岛消逝之后一座岛又与另一座岛连接起来。


他的同事,世界离开任何一个人都能正常转动。


他的恋人,堂本光一是个不受欢迎的男人,并没有在生活中有真正的恋人。




但是他有爱人,他有爱的人。




他有KinKi Kids,他有名为堂本刚的相方。


没有堂本光一的KinKi Kids只是堂本刚,没有堂本刚的KinKi Kids只是堂本光一。


堂本光一能从容不迫的死在舞台上,是因为他热爱着他的工作,他热爱着他的KinKi Kids。


堂本光一能心甘情愿的死在舞台上,是因为他爱的人在舞台上。




演舞台剧,打打杀杀摔楼梯之类的真的很疼很疼。


疼到每演一次,都会对“好好活着”的信念更深一层。




痛是活着的证明,活着的支撑是爱的人。


他每疼一次,他的细胞就在尖叫着堂本刚的名字。




原谅堂本光一是个笨拙的理科男,从不会讲什么精神上,想法里,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只信任他听到的,他看的,他感觉到的,他真真切切的五感。




而现在,他的骨肉之躯告诉着他,堂本光一爱着堂本刚,他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骼,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都在爱着堂本刚。




这是他的告白,他身体的告白。




他也以为他能将他的心意藏得很深,深到直入骨髓,可惜只会扩散到全身。


不器用的他只会忍不住的靠近刚,想摸摸他,想碰碰他,想与他更靠拢。




直到今天看见刚藏在百合花束下的玫瑰才反应过来,那家伙也是病入膏肓。




光一虽然笨拙,但他能猜透他相方的每一个小心思,这是他身为另一方相方的骄傲。他能猜到花束下的秘密就像他能猜透少年时代藏不良书籍和零花钱的位置一样。




其实从很早之前,他们的身体里喧嚣的语言就是一样的,可因为太过吵杂,他们又刻意的去忽视掉那些信息,其实无非就是三个字罢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这是光一打电话给刚的第一句话。


窗外依旧乌云密布,一幅摇摇欲坠山雨欲来的姿态,连月亮的半个影子都没有。




“还有,比起一百支玫瑰,一颗心更好。”这是光一拿着一只新鲜玫瑰按响刚家门铃的第二句话。




在刚一边一头雾水的接着电话,一边穿过步廊开门时,窗外终于下起了瓢泼大雨。


“抱歉,梗用错了,今天还是用开始时总是下着雨吧。”




这是在堂本刚被拉进一个深吻之前他在电话里听到光一的最后一句话。




===================


这篇不敢称为生贺是因为没有准时,又好像没有给光一老师发什么福利...


同人在写这种暗恋梗,官方又在愉快的谈恋爱...真是无法入戏!


看这篇先读三遍标题骨肉之躯比较好,我写迷茫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XD


总之就是我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爱你!!!!...这样的感觉


希望多交流:),肢体接触这个梗应该是两位最明显的梗了,而那种恰到好处的微妙感又真是写不出来




最后


.......名为骨肉之躯的标题,身体的每一处在爱你的主题.....果然还是要淋漓尽致的做一做比较好吧......


肉废的我就这么一说(

评论

热度(304)

  1. 轻步调光荣与鱼子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