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步调

no zuo no shi

薔薇と太陽 上

光荣与鱼子酱:

七月的西班牙热得令人心烦意乱。




堂本刚蜷在薄被里,出神地眺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


过于爽朗的骄阳烈日没有丝毫要收敛的意思,炙热的火光端着一股同归于尽的架势,明晃晃地燃在海天交点处。




日上三竿,恒温冷气开始自动运作,头顶发黄的出风口发出阵阵嘶哑的响声。




刚打了个冷颤,把自己又往被子里塞紧了一点,他感觉自己下半身已经冷得没知觉----或者说是做得没知觉了。


他在心中大大的翻了白眼,全怪现正躺在他身边睡得一脸惬意的混蛋。昨晚做到一半突然喊太热,抽出来慌慌张张跑去研究空调按钮。刚当时早就被撩得欲罢不能,正陷情欲之中就这么突然被晾在一边,他瞬间把堂本光一抓过来反干他的心都有了。


更没想到那家伙开了冷气后倒又从容不迫地说要去找新的保险套,他们之前用的都是从这间新婚房搜出来的备用品,大半夜鬼有那份闲心问前台要第二个。


刚等得急不可耐,心想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只好一边抚慰着自己一边主动分开双腿,涨红了脸说,“不戴套了,别射在里面就行。”




当然最后还是射在里面了。


现在头脑清醒的堂本刚开始深深怀疑这一整出空调大戏都是堂本光一的套路。




室外碧海蓝天的景色明媚到恼人,刚叹了口气,翻过身去面对好久不见的老同学。




相比起大学时期,堂本光一变了不少。以前常年顶着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怎么看都冒着土气的愣头青,现在也是意气风发的精英新贵了。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但这么多年过去,这个人的骨相依旧是少年英气勃勃的模样,皮相却随着年龄增长越发成熟性感。




堂本刚看着那张斯文败类样的狐狸脸更烦了,不知道是否就是因为这张脸,他才每次都像是鬼迷心窍一般的把持不住。想着想着,刚像是赌气一般抚上光一高耸的鼻梁,坏心地捏了捏他的鼻尖。




恶作剧还没见成效就一把被人握住手腕,堂本光一闭着眼睛说,“现在把我弄醒就再上你一次。”说着又用手臂环住刚,搂过着他的腰肢,或轻或重的在他腰窝附近来回摩挲,光一满意的感受到怀中明显一紧。他勾起嘴角,就像绅士的准则一样,记得对方的每一个敏感部位才是一位旧情人的基本品格。




堂本刚推了推光一,“别闹,没时间了。”




光一只是把刚搂得更紧,凑过去一点一点地吻上刚的脖颈。手上的动作越发过分,“冈田准一下午才到,你怕什么。”说罢他扬扬眉,“你可是以前在图书馆都要拉着我来一发的人。”




听到图书馆三个字刚都在心中汗颜,大学时代的他们到底疯成什么样子。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像是有发泄不完的荷尔蒙,不仅做得放肆猛烈,而且还要追求刺激。好像那种偷情一般的危险感会增加性欲一般,越是来得禁忌心中渴求越发贪婪。




见刚不语,光一又挑衅道:“未必三十多的中年大叔已经不行了?”




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胜负欲,不管是事业,打架,还是做爱。




堂本刚自认为不好斗争,唯独对上该死的堂本光一。他总是知道如何微妙的挑拨自己,激起自己的欲望,但不论最后胜负如何,坐收渔翁之利的都是堂本光一。


比如说他们的第一次上床,第二次,第三……和昨晚。




刚不甘落后地把手覆上光一精壮的腹肌,手指沿下游走,缓缓在那里打圈。


“我怕啊…”刚向枕边人的耳畔轻轻地吹了口气,不出意料光一的耳廓立刻变红了。


“…我会是第一个用了朋友的新婚房来一夜情,而被扔出婚礼的伴郎。”




老情人的绅士风度,可不止你堂本光一一个人有。










床是两个人上的,道歉却只有堂本刚一个人去。




一轮情爱后顺着清理的借口又在浴室里温存了好一会儿。


光一下午要去泰罗尼亚赛道朝圣,抱着刚念叨了租车公司如何不提供法拉利好久才念念不舍的起身。刚一个人懒洋洋的留在浴缸里,水温放得刚好,喷出的水柱恰到好处地撞在后脊上,他一边把玩着为婚房准备的玫瑰花瓣一边享受着按摩,好不舒服。




说起新婚房,事到如今刚才真正有了一分鸠占鹊巢的罪恶感。




“我们是不是该去向小准道个歉啊。”刚饶有兴趣地读着泡泡浴芭暗示极强的标签介绍,一边问正在洗面台刮胡子的光一。


光一拿着刀在镜子里看了刚一眼,挑了挑眉说,“道歉?为什么我要给那个凸额头道歉?”




刚被光一一副大爷理所应当的表情逗笑了,“因为我们睡了他的婚房啊,是不是不太厚道。”




光一想都没想说,“我们这叫为他新婚开心,身体力行以示诚意。”




刚只是笑,没再接话。 


堂本光一和冈田准一之间的气氛向来拔刃张弩,一个嘲笑怪力凸额头一个嘲笑游戏死宅男,来来回回互相伤害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断过。真说起来两人其实毫无过节,只是之爱乘口舌之快,说着互相看不顺眼,其实酒友联盟坚不可摧。讲他们幼稚,他们倒是团结说男人的成熟只会体现在外貌和存款上,内心总是爱喝便利店啤酒的少年。




整理完了自己,光一走到浴缸边,“回头我会跟秘书讲把给他们的蜜月酒店都升成presidential suite,就当是我的赔礼了。冈田我不在乎,他妻子还是对不住的。”




刚仰起头,“这还差不多。”


光一从水面上拣起一片花瓣放在刚的鼻尖上,刚泡得泛红的肌肤被娇艳玫瑰衬得格外可口,他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去咬上一口,“今晚见?”




“见你个鬼,”刚捣了捣水花,“明天婚礼出岔子小准可能会真的要我人头。”他说罢乘其不意,又吹了光一一脸粉红色的泡泡。




光一被矫揉造作的人工香精味腻得不行,像是一只吃瘪的橘猫,瞬间五官都缩紧了,他被熏得睁不开眼睛,立即又转身回去洗脸。


“这是什么啊,这么甜。”




“Sex bomb.”


刚得意的说。








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到底是怎么搞上的,一直是冈田准一心中的终极宇宙谜题。




倒不是他有意过问朋友的私人生活,但与其说他跟堂本光一不和,其实堂本刚才是那个处处跟堂本光一针锋相对的人。




大学时代,他们隶属于同一个学院。


堂本刚属于天赋型选手,除了做事信手拈来以外,相貌和性格也属于他睡应召女郎别人还能激动得倒给钱的级别。从风花雪月到专业学术,很少有他拿不下的事情。


堂本光一则恰恰相反,严谨,教条构成了他的一切。当然还有呆子,傻气,和不解风情等等从堂本刚气鼓鼓的嘴里跳出来的形容词。




性格上的相反注定了学业上的分歧,再加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导师学院制,两个堂本的撕杀从来就没停过。




最初冈田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刚讨厌堂本光一成那个样子。


问刚一句,得到的回覆是被大眼睛瞪了一通:“看他不顺眼还需要理由吗。”




其实按冈田对刚的了解,他悠悠闲闲的性子根本就不会在乎别人干什么,怎么想,更不要说竞争了。可偏偏就对堂本光一,刚像是中了邪一般,隔三差五就向冈田抱怨那个人又怎样怎样,还抱着不把堂本光一干掉就跟他姓的心态拼命学习。这样冈田不仅要忍受刚的唠叨,还要应对刚和光一挑起水涨船高的分数线。




你问冈田为什么看堂本光一不顺眼,这就是原因。




堂本的竞争紧张到什么程度,就连圣诞节这样整个空荡荡的学校都弥漫着神圣安详气息的假日,他们也依旧坚守在图书馆的阵地上和对方斗个你死我活。回家过节的众人纷纷感叹学神就是不一样,过了final的鬼门关也放不下自己对学术的尊严。




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是两人的敌对关系是太过偏激走火入魔。冈田一个假期不见他们,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就突然变成一起去健康中心拿免费保险套的关系了。




冈田还记得他对发生的一切难以置信时,刚又瞪了他一眼,愤愤不平道:“睡了就睡了,睡他还需要理由吗。”




冈田无言以对。


不需要不需要,你们两个大佬结婚生子都不需要理由。




现实总是无法捉摸,曾经势不两立的俩人居然如胶似漆的交往了整个大学时期。但并非所有感情都会开花结果,相反的,就像是一个阶段结束后总要向过去的自己说再见一般,毕业时两人的关系也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没有所谓失魂落魄的分手后遗症,也没有乱七八糟的行为想法。都不用时间冲淡一切,俩人就风淡云轻地走向了各自的下一步。堂本光一拿着学院第一的成绩立即投入了万恶资本主义hedge fund的怀抱,而堂本刚则是回到日本安安心心继承家业。




从此他们不大的同学圈又少了一对神仙眷侣,多了一对说不清道不明的老情人。








冈田准一本想借着自己的海外婚礼,把度假的老朋友都拉拢聚一聚。尤其细心的考虑到了刚和光一的关系,特地计划让两个多年不见的人先碰面叙旧。并且刚向来做事牢靠,作为伴郎还可以帮自己打点流程细节。




本是个完美无缺的计划,直到抵达了酒店刚不好意思地告诉自己,他和堂本光一用了自己的婚房一夜情,会给自己重新换一个房间。


冈田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除了很想痛骂一顿堂本光一那个人面兽心的死宅男以外就当自己行善积德做了一件好事了。






到底是忍不住八卦心,趁妻子不注意的时候冈田悄悄的把堂本刚拉到一旁问:“不是吧,已经过十年不见了,叙旧都聊怕得尴尬不知道你们怎么还能搞上床。”




堂本刚只是心虚的摸着鬓角傻笑,他早没有当初的那个说睡堂本光一不需要理由的底气了。如今他们都已经是立派的大人,凡事都有回响,做事皆要负责,哪有没有任何理由的行为一说。




看着刚没回答冈田也不想难为他,倒是安慰他说:“一夜情完了留在西班牙就好,你要是带回日本,你们家老爷子非活剥了你不可。”




如果现在安静一点的话,冈田一定能听见堂本刚冒着冷汗的心跳声。




他和光一哪有十年不见,明明五个月前,五个月前的三个月,三个月前的又三月见过。


他们的“一夜情”有过多少次了?


至少比中年夫妻的性生活频繁。




刚点点头,“嗯,男人嘛,需求跟时间没有任何关系。”接着又肯定道,“不过就是个一夜情,我跟堂本光一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关西地区最大黑帮组织,近畿组组长堂本刚信誓旦旦的如是说。






==========================


大家好久不见:)


从名字就能看出我脑洞这个梗多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内容梗概基本就是锅巴和艾草那首歌的歌词



评论

热度(319)